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格式优化文本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2016年度上海法院金融商事审判十大案例
【发布部门】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日期】 2017.07.05
【实施日期】 2017.07.05【时效性】 现行有效
【效力级别】 地方司法文件【法规类别】 司法案例发布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13.1286512    

2016年度上海法院金融商事审判十大案例
(2017年7月5日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1.违反禁止性规定订立的涉境外理财平台委托理财合同无效

  --甲某诉乙某委托理财合同纠纷案

  2.保险人有权向有偿代驾人行使车辆损失保险的代位求偿权

  --甲保险公司诉丙代驾公司保险人代位求偿权纠纷案

  3.上市公司应就其证券虚假陈述行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顾某诉甲公司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

  4.银行在新型业务中应向储户充分履行风险告知义务

  -- 甲某诉乙银行储蓄存款合同纠纷案

  5.私家车运营网约业务需办理保单批改

  --李某诉甲保险公司财产保险纠纷案

  6.交易所依法合理履行自律监管职责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郭某诉甲证券公司、乙证券交易所、丙金融期货交易所期货内幕交易责任纠纷案

  7.机动车保险合同中“检验”免责条款应按通常理解解释

  --甲公司诉乙保险公司财产保险合同纠纷案

  8.对未到期债券发行人默示拒绝履行的标准应严格认定

  -- 甲公司诉乙公司证券纠纷案

  9.借款人应对其不实陈述行为承担相应不利后果

  --甲某诉乙银行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

  10.保险人有权在投保人未履行如实告知义务的前提下解除保险合同

  --李某诉甲保险公司人身保险合同纠纷案

  1.
违反禁止性规定订立的涉境外理财平台委托理财合同无效
--甲某诉乙某委托理财合同纠纷案

  【裁判要旨】

  根据外汇管理规定,境内机构和境内个人从事境外有价证券、衍生产品发行、交易的,应当办理登记手续,需要批准或者备案的,应当办理批准或者备案手续。投资者委托他人投资未进行登记或备案的境外理财平台的,该委托投资协议因违反禁止性规定而无效。如果投资者发生损失,则双方应依据各自过错比例进行分担。

  【基本案情】

  2014年10月,甲某在某境外理财平台公司代理人乙某的推荐下,成为该平台网站的注册用户。该理财平台系由注册在境外的公司运营,未获得国内监管机构批准在境内开展外汇交易。甲某向其账户投入资金5,600余美元进行外汇保证金交易,杠杆比例为1:500。2014年10月13日,甲某与乙某通过往来邮件订立《共同投资协议》,约定甲某为账户资金出资人,乙某负责实盘操作,投资账户产生盈利的分配比例为甲某占70%,乙某占30%,乙某承担交易带来的账户亏损责任。同时,甲某向乙某告知了账户交易密码。10月至11月间,甲某账户频繁操作,本金发生了5,100余美元的损失。甲某为账户亏损之事至乙某公司交涉,乙某自认其从甲某的交易中累计获得约900美元佣金。甲某向法院起诉要求乙某赔偿投资损失5,100余美元(折合人民币31,000余元),并承担相应利息及费用。

  【裁判结果】

  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于2016年5月20日作出(2015)虹民五(商)初字第2565号民事判决:乙某应承担甲某本金损失人民币19,000余元;驳回甲某其余诉讼请求。乙某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8月24日作出(2016)沪02民终5427号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第十七条规定:“境内机构、境内个人向境外直接投资或者从事境外有价证券、衍生产品发行、交易,应当按照国务院外汇管理部门的规定办理登记。国家规定需要事先经有关主管部门批准或者备案的,应当在外汇登记前办理批准或者备案手续。”中国人民银行《个人外汇管理办法》第三十条规定:“境内个人从事外汇买卖等交易,应当通过依法取得相应业务资格的境内金融机构办理。”本案中,《共同投资协议》中约定投资所用账户为甲某境外理财平台账号,该平台未进行过登记、备案手续,故甲某账户从事的外汇保证金交易并不符合国家外汇管理要求,《共同投资协议》因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而无效。

  关于合同无效所致的法律后果,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本案中,乙某作为境外理财平台公司的代理人,较甲某有更丰富的金融投资经验和更专业的知识能力,应当清楚涉案交易为国家法律法规所禁止,但仍继续鼓励甲某从事非法外汇保证金交易并从中获得佣金,具有较大过错。就甲某而言,其理应在投资前谨慎了解外汇交易是否合规、有无交易风险,但未作充分了解即贸然委托乙某操作账户从事违法交易,自身也具有过错。法院在综合考虑双方各自的过错程度后,对乙某应承担甲某资金损失的金额作出了认定。

  【裁判意义】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进步,居民理财手段从传统的基金、证券等拓展至复杂的金融衍生品交易,理财渠道从银行、券商等线下交易发展到互联网、手机等线上交易。由于境外理财、境外金融衍生品交易等投资行为触及国家外汇管理制度,为防范金融风险、依法保护投资者利益,金融监管部门对此类业务采取了较为严格的监管态度,银监会《商业银行开办境外代客理财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对开办此类业务的准入门槛、流程等事项均有明确规定。但一些未获得国内监管部门批准的境外理财平台通过网络交易手段,推出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13.1286512      关注法宝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