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找:                      转第 显示法宝之窗 隐藏相关资料 下载下载 收藏收藏 打印打印 转发转发 小字 小字 大字 大字
上海法院首次判决认定证券虚假陈述案件中的系统风险
【作者】 张保生;刘凌云【合作机构】 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
【主题分类】 商事诉讼【发布时间】 2017.09.13
【全文】法宝引证码CLI.A.224243    
  在证券虚假陈述民事赔偿案件的司法实践中,随着人民法院审理该类纠纷数量的增多和审判经验的不断积累,人民法院对该类纠纷核心法律问题的认定和审判思路也在不断进步与完善。
  近期,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下称“上海一中院”)对投资者诉上海A上市公司(下称“A公司”)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一案(下称“本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投资者投资损失的30%系“市场风险”所致,与A公司的虚假陈述行为没有因果关系。本案系上海地区法院在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中首次判决认定系统风险,突破了上海法院以往对被告关于系统风险的主张不予支持的审判思路。鉴于上海法院在金融证券审判领域的前沿地位和影响,上海一中院在本案中体现出的对区域性裁判观点的突破,无疑将对各地人民法院在审理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时对系统风险的理解与认定产生积极的影响。
  本文将结合以往司法实践中的裁判观点,对上海一中院在本案中关于系统风险的认定思路做一分析。
  本案基本案情
  2015年11月7日,A公司公告收到《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2016年7月20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A公司2013年年报存在信息披露违法行为。
  原告据此对A公司提起证券虚假陈述民事赔偿诉讼,要求赔偿其在2014年3月以后买入A公司股票的投资损失。
  上海一中院判决认定,A公司发布《2013年年度报告》日即2014年2月28日为虚假陈述实施日,A公司发布收到《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公告日即2015年11月7日为揭露日,2016年1月12日为基准日。
  上海一中院判决查明,2016年1月1日,上海证券交易所(下称“上交所”)正式实施“指数熔断机制”。2016年1月1日至1月12日期间,上证综合指数(下称“上证综指”)发生大幅波动,其中,2016年1月4日和1月7日,沪深300指数大跌,一日引发两次熔断,第二次引发熔断后上交所均暂停交易至收市。
  上海一中院判决认为,在引发熔断的两日,上证综指、软件服务板块指数和A公司股价均发生异常于同一时期其他交易日的大幅下跌,同时该两日A股市场均由于熔断而导致交易时间大幅减少。因此,该两日A公司股价下跌系因上证综指和软件服务板块指数大跌所引起,而非由资本市场的正常交易行为导致,故投资者相应的损失系由市场风险所导致,与A公司的虚假陈述行为缺乏关联,该部分损失不应由A公司赔偿,并酌情认定该部分比例为30%.
  上海地区法院之前的判决从未支持过被告关于系统风险的抗辩主张
  在之前的司法实践中,对于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上海地区法院就被告关于系统风险的抗辩主张,通常以“证据不足”为由不予支持。
  例如,在上海一中院审理的丰华股份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件中[1],被告提供了原告买入日至基准日的上证指数走势图、被告股价走势图,拟以此证明原告的买入行为系发生在证券市场低迷期间,投资损失是由系统风险所致,同时揭露日后被告股价并未因虚假陈述行为被披露而受到影响。但上海一中院判决认为,被告未能举证证明原告损失的形成具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下称“《虚假陈述若干规定》”)第十九条规定的免责情形。
  又如,在上海一中院审理的鲜言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中[2],判决认为,从被告提交数据可以反映,揭露日至基准日期间多伦股份跌幅为17.21%,远高于上证指数4.15%及地产指数9.13%的跌幅,且结合揭露日次日开始的三个交易日多伦股份累计跌幅达到15.69%这一事实来看,被告的举证并不足以证明原告的损失是系统性风险导致。因此,对被告关于系统风险的抗辩不予支持。
  审判实践中,在被告举证充分的情况下,大多数法院均认定系统风险的存在并将其对投资损失造成的影响予以剔除,只是各地法院对系统风险影响比例的确定标准不一
  《虚假陈述若干规定》第十九条规定:“被告举证证明原告具有以下情形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虚假陈述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四)损失或者部分损失是由证券市场系统风险等其他因素所导致;…”
  根据上述规定,因系统风险因素以及非系统风险的其他因素所导致的损失与虚假陈述行为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依法不应由虚假陈述行为人赔偿。全国各地大多数法院的判决均认可,“在证据充分的情况下考虑系统风险对投资者损失造成的影响并予以剔除”,这在审判实践中已经基本形成共识,只是在确定系统风险的影响比例时,各地法院采取的标准有所差异。
  1. 系统风险计算的依据
  证券市场的指数波动是计算系统风险时最直观、最量化的依据。司法实践中,法院通常将大盘指数、行业板块指数或两者相结合作为系统风险计算的依据,部分法院还会参考同行业同类型个股价格的波动情况。
  由于个股分属不同行业,不同行业在同一证券市场下也具有不同特点,因此,个股所处行业的整体形势、市场表现和经济效益,将对个股产生更大的影响,个股所处行业板块的涨跌情况能够更为全面地反映大盘趋势和行业特点,因此,结合行业数据作为计算标准确定系统风险对投资者损失的影响比例,更为合理。在司法实践中,多数法院判决在计算系统风险占比时,也重点考察了行业板块的指数

  ······

法宝用户,请登录后查看全部内容。
还不是用户?点击单篇购买;单位用户可在线填写“申请试用表”申请试用或直接致电400-810-8266成为法宝付费用户。
【注释】 [1] 参见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07)沪一中民三(商)初字第68号。 [2] 参见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5)沪一中民六(商)初字第236号。 [3] 参见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07)苏民二终字第0112号。 [4] 参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3)浙甬商初字第6号。 [5] 参见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2)鲁商终字第18号。 [6] 参见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6)鲁民终1682号。 [7] 参见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5)长民四初字第74号。 [8] 参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0)浙杭商初字第34号。 [9] 参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03)深中法民二初字第489号。 [10] 《证券投资者保护基金管理办法》第四条:“证券交易活动实行公开、公平、公正和投资者投资决策自主、投资风险自担的原则。投资者在证券投资活动中因证券市场波动或投资产品价值本身发生变化所导致的损失,由投资者自行负担。” [11] 参见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5)粤高法民二终字第13-967号。 [12] 参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调解书(2007)青民初字第70号。
©北大法宝:(www.pkulaw.cn)专业提供法律信息、法学知识和法律软件领域各类解决方案。北大法宝为您提供丰富的参考资料,正式引用法规条文时请与标准文本核对
欢迎查看所有产品和服务。法宝快讯:如何快速找到您需要的检索结果?    法宝V5有何新特色?
本篇【法宝引证码CLI.A.224243      关注法宝动态:  

法宝联想